瑞典冬天有什么好玩的(北京冬天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推荐一下)

电脑网络 2022-03-08 07:14:13

最佳答案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HS106标准台和HS140大跳台两条赛道,期待着参加北京冬奥会的跳台滑雪运动员一展身手。(记者 邓伟摄)

今天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还有41天,中国冰雪军团中的三支雪上项目国家队,目前分别在北美、国内和欧洲为北京冬奥会进行着全力冲刺。单板滑雪U型场地的明星运动员状态如何?跳台滑雪的历史性突破是如何实现的?高山滑雪想要如何兑现“征服小海陀”的目标?记者通过采访得到了答案。

四届老将 控心各有高招

如果能够顺利参加明年的北京冬奥会,中国单板滑雪U型场地队的老将刘佳宇和蔡雪桐就都是第四次参加冬奥会了。因为疫情缘故,她们往年8个月的上雪时间,去年不得不缩短到了3个月。但不久前恢复海外参赛后,蔡雪桐马上就在世界杯美国铜山站比赛中拿到了冠军。“因为去年没有比赛,我以为自己会紧张,但真站在赛场上,我就冷静了很多,就想先进决赛。进了决赛,我就想要去完成动作。”她说,“决赛的前两趟滑行不好,最后一趟也有瑕疵,但是完成了动作,拿到了冠军,我很开心。”蔡雪桐获得过两届世锦赛冠军,28次登上世界杯领奖台,但在过去三届冬奥会上的最好名次是第五名。这次,她想以不同的心态去面对家门口的冬奥会,不想成绩,只把目标定为完成成套动作。“不能紧张,肌肉一紧张,就真滑不出来了,所以要放松。”蔡雪桐说,“这很难,面对大赛,压力只会不断增加。但我没有时间紧张,不如干脆去放松地感受一次冬奥会。”

在平昌冬奥会上获得亚军的刘佳宇,在美国铜山站比赛中遗憾地未能晋级决赛。她说:“既然是以赛代练,每个人的节奏都是不同的,我按照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走就好。”刘佳宇为自己设定的北京冬奥会目标是登上领奖台,冬奥会前的这段时间就是要通过不断努力训练,争取提高自己的难度和稳定性,然后在冬奥会上发挥出来。她说:“上届取得了好成绩,这届在中国举办,所以我又继续训练了4年。我觉得自己作为老队员,有义务去传承,去带领小队员。当然,我也希望可以探索一下自己的极限,能够在家门口的冬奥场地上争取再创佳绩。”

历史突破 风洞功不可没

中国跳台滑雪队目前取得了1男2女共3个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这是历史性的突破。目前,男队已经回到河北涞源的训练基地进行备战,女队还留在欧洲准备接下来一站世界杯赛。“这个项目我们在2018年搞跨界跨项选拔,运动员大多来自田径、跆拳道、拳击和武术等项目。”中国跳台滑雪队领队许高航说,“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过程中,国家的科技保障、训练保障以及优秀外教的聘请,使运动员们取得了快速的进步。”

在涞源基地打造的风洞训练设施对于运动员的提升作用尤其巨大。由于风洞与跳台滑雪训练场地之间的距离只有500米,运动员在两种训练场地之间能做到紧密转换。据许高航介绍,跳台滑雪因为场地设施制约、使用人员多寡以及天气因素影响等因素,平日里一名运动员两小时的训练最多只能完成10跳,少的时候只能完成5跳。这时候,能够模拟运动员空中飞行阶段的风洞训练设施就可以起到“一日千里”的效果。“跳台上起跳,运动员每次在空中4到6秒也就落地了,但风洞中一次训练可以持续3分钟,这相当于上百次的起跳。”她说,“运动员可以训练助滑姿势,看到自己的左右脚是否平衡,感受到风从身体通过的情况,进而调整姿势。在风洞训练好后,就可以马上到跳台去进行转换。”

跳台滑雪世界强队德国队和日本队都有风洞训练设施,瑞典有一个面向社会开放的商业风洞设施,过去,中国跳台滑雪队在国家的保障下,就是去瑞典进行风洞训练的。如今,他们在涞源就可以进行0度、11度和32度三个角度的风洞训练,而且训练之后马上可以到跳台上去实践。同时,运动员还可以利用风洞对滑雪板、比赛服进行调整。“风洞的帮助特别大。”为中国拿到一个北京冬奥会男子跳台滑雪参赛名额的宋祺武说,“在风洞中可以纠正自己的错误,容错率很高,如果这一跳失误落地,可以重新进行新的一跳,更快地感受自己的动作,找到感觉。不像跳台,失误了要在十几、二十分钟后才能再进行下一跳。”

勇气当先 拼出全项参赛

中国高山滑雪队自8月21日赴海外参赛训练开始,截至12月6日陆续参加了4站国际雪联积分赛。队伍在女子滑降、女子全能和男子全能三个冬奥会项目上拿到了参赛资格,这样,只要再拿到女子超级大回转项目的资格,中国高山滑雪队在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11个比赛项目中就能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了。“我们会全力冲刺和攻关。”中国高山滑雪队领队刘桢说,“女子超级大回转项目上,我们有两位运动员非常有希望将资格收入囊中,我们全队都非常有信心能在明年一月的资格赛中拿下最后一个冬奥会参赛资格,实现全项目参赛。”

要知道,高山滑雪的滑降和超级大回转项目,在国内是2017年才设立的。虽然与世界水平差距很大,但中国所有“高山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在冬奥会的比赛中展现中国速度,于是就提出了“征服小海陀”这样一个目标。然而,从高低差达到900米的小海陀之巅高速滑下,女子项目最快速度能够达到120公里/小时以上,男子则能够达到140公里/小时,每次滑行都要冒巨大的风险。“我们都是把勇气放到第一位的。”男运动员徐铭甫说,“最需要的是勇气。”另一位男运动员张洋铭说:“就是拼搏,不能给自己留遗憾。”

正是抱着这样的决心和态度,倪悦名和队友孔凡影即将参加下个月的国际雪联积分赛,为中国高山滑雪队的全项目参赛做最后一搏。“这段时间参加了4场超级大回转比赛和两场滑降比赛,以赛代练,慢慢地找回了感觉。”倪悦名说,“虽然只剩一场比赛了,但我们有信心。”

目前,中国高山滑雪队正在奥地利驻训。由于男队已有两人拿满了北京冬奥会参赛资格,因此他们将启程回国进行冲刺,在国内基地展开隔离训练。女队计划在完成冲击冬奥参赛资格的比赛后,于明年1月15日启程回国。(记者 李远飞 邓方佳)

来源:北京日报

瑞典冬天有什么好玩的(北京冬天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推荐一下)

剩余:2000